有人说,站得越高,离上帝越近。 

前几日的戛纳电影节,Todd Haynes 的影片 Carol 首映,几位女观众被拒入场。为什么?因为她们穿了平跟鞋。

官方解释是,特殊放映场次女士应穿高跟鞋入场。对此,导演 Denis Villeneuve 和演员 Josh Brolin 和 Benicio del Toro 说他们会在影片 Sicario 首映礼上穿高跟鞋来。

结果是,他们的确都在观片后的舞会上穿了高跟鞋,但他们败下阵来。Benicio del Toro 说:我尝试了,但悲催的是我不能穿着高跟鞋走路。

也许他们矫情了些,史料证明男人是穿高跟鞋的,而且还穿得泰然自若。黑格尔说:存在即合理。是的,不妨从国籍的矫情判断和穿衣品味的区别中跳出来看下这段男人的高跟鞋史。

加拿大的鞋子博物馆(Bata Shoe Museum)就正在举办一场 Standing Tall: The Curious History of Men in Heels 展览。博物馆负责人 Elizabeth Semmelhack 说:高跟鞋本没有性别之分,只在特殊的历史文化语境下才有不同的解读。

这双 17 世纪的波斯人的骑马鞋,鞋跟的设计可以让骑士紧扣马鞍,该设计影响了整个欧洲的穿鞋风潮。

 

根据 Caroline Weber 的文章 The book Killer Heels ,大约在 2000 年前,希腊罗马男演员就会穿薄的软木平底高跟来增加高度。应证了那句话站得越高,离上帝越近。

之后的几千年,通过全球的商业中心威尼斯以及波斯阿巴斯大帝强大的军事和外交力量,波斯骑兵将高跟鞋的文化带入西方的时尚文化。

土耳其帝国让高底鞋从 6 英寸长到了 20 英寸。在当时的威尼斯,女人们很喜欢高耸的鞋跟。在威尼斯,穿高跟鞋不仅意味美丽,同时也是社会地位的象征。有人认为,在当时,花枝招展的高跟鞋多是为烟花女子备用。

女人穿高跟鞋总会有很多欲言又止的非议。但是男人穿高跟鞋就是纯粹是为了实用——为了更方便骑上马背,蹬上马鞍。另外,你的穿着能显示你的社会地位。太阳王路易十四很喜欢用上等丝绸做鞋面的红色高跟鞋。

17世纪欧洲的年轻男孩喜欢的美鞋款式。

 

据说拿破仑并不欣赏男人穿高跟鞋这回事——挺讽刺的是,拿破仑不是出了名的矮吗?不是一个人或者一个人地想法就能让高跟鞋退出历史台。 Elizabeth Semmelhack说,那是社会风潮所致。

Elizabeth Semmelhack 所说的风潮就是法国的启蒙运动。适得其反,启蒙运动虽然解放了男人的脚,但是却让女人的穿衣风格更偏男性化。

也许正如 Elizabeth Semmelhack 说的:没有了马鞍和骏马,再让男人穿上高跟鞋就有点奇怪。

再见,男士高跟鞋。

20 世纪晚期的 Tony Lama 靴

 

在维多利亚时代,人们最终界定了男性和女性的时尚规则。最近几十年,如果男人要穿高跟鞋多半是因为想要耍帅或者卖弄。只有两种人有这种需求——摇滚明星和牛仔。

牛仔不仅是骑马的时候穿高跟鞋,开卡车、去酒吧、甚至哼着小曲泡妞的时候他们也穿着高跟鞋。牛仔就是男子气概的象征。 Elizabeth Semmelhack 说,但是他们也穿高跟鞋。

Elton John 穿了这双高跟鞋表演。

 

但对于女性来说,男性穿高跟鞋带了几分权利和的意味。摇滚明星 Elton John 和 David Bowie 将这两个特质发挥到了极致。在 70 年代 David Bowie 还穿平底鞋,90 年代就穿上细高跟。

John Lennon 的切尔西靴。Beatles 曾让切尔西靴大红大紫。

 

Elton John 和 Bob Dylan 都是切尔西靴的忠实粉丝。Elton John的那双切尔西靴的鞋跟设计来源于弗拉明戈靴子。而 Bob Dylan 对切尔西靴的爱甚至启发了他的创作,1971 年, Dylan 发表了 The Low Spark of High Heeled Boys 的专辑。

Elizabeth Semmelhack 表示,很难想像在日常生活里还有位高权重男士还穿着高跟鞋,权力是有性别之分的。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