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实际上,AIGC 也不是洪水猛兽。所有科技的进步都有迹可循。AIGC 广义上属于人工智能,而人工智能的出现和广泛应用标志着社会已经从工业经济走向数字经济。从智能手机时代,出行、餐饮、娱乐、零售等领域天翻地覆的变化,以及这一技术带给各大互联网公司的机遇和发展,从本质上来讲是科技带来的社会结构变化。

如今,人工智能变得愈加强悍,人们在追赶潮流中也会心生畏惧。在本就充满不确定的上半年,青年失业率是绕之不开的热议话题,以 AIGC 为代表的人工智能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这种社会性危机感——人们开始思考,未来是否会有大批科技性失业出现?如果人、时间、创意不再值钱,时尚产业来将会受到怎样的反噬和影响?

 

从整个产业周期来看,经济制度、社会制度和技术结构呈现三足鼎立的状态。

1785 年,瓦特改良了蒸汽机,自此有了纺织工人的大规模聚集,出现了圈地运动;1801 年后,大量农民变成了工人,导致商品客单价逐渐变低,根本矛盾从生产端转向渠道端,使得零售业态发生了变化。而当首批农场主、首批工人积累了财富后,他们在空闲的时间又开始去思考下一代的问题,于是产生了现代化教育……而如今,在 AIGC 带给我们更多时间后,这些富裕的时间将会导致怎样的社会结构变化呢?

今年上半年,天桥脑科学研究院(TCCI)宣布再投 10 亿元支持 AI 脑科学。关注人工智能动向的陈天桥,希望通过 AI 来助力脑科学研究。他说,“科幻小说描绘的数字生命令人向往,我相信,只有 AI+脑科学,才能打造出真正的、有灵魂的数字生命。”

 

 

天桥脑科学研究院(TCCI)宣布再投 10 亿元支持AI脑科学

脑机接口及脑科学,成为下一个有可能为人类社会带来颠覆性影响的产业,甚至是下一次工业的焦点。但在此之前,AI还有很长一段基础应用层的普及之路。而以历史的眼光展望未来,AI 不仅是一个模型、应用、工具,而是和每一个人息息相关的,能为产业带来变革的机会点和转折点。

在时代宏观之外,具体到产业微观层面,AI 与时尚产业最紧密的应用,出现在了今年上半年的上海时装周,中国独立设计师时装品牌 Shuting Qiu、Shie Lyu 悉麓和 AI 艺术厂牌Take Five将AI技术赋能于时装设计和时尚创意。那之后,市场看到了AI能学习设计师的印花,让品牌抽象风格更独特,也看到了 AI 能够参与舞美设计。

以提振经济为第一要义的上半年,AI 乘着 ChatGPT 的东风,来得快也热情退却得快。半年之后,AI 艺术厂牌 Take Five 主理人 Euphy 张绾洛向 WWD China 表示,从各种 AI 工具的访问数据能直观地看出大家对AI的关注度下降了不少,尤其是大众层面的讨论度。但还是能从各种资讯媒体上看到大厂们和创业团队仍然在不断开发和发布新的大模型以及新的应用场景。

 

 

SHUTING QIU 2023 秋冬系列上海

确实,与半年前突然走红相比,站在 2023 年的中场回看 AIGC,和站在今天看去年的元宇宙一样,都有一种时过境迁的疏离感。但实际上,正如视觉暂留创始人、竹子互联网合伙人刘畅所说:“AIGC 的走红并非是突发奇想或偶然现象,而是长久以来无数AI技术沉淀所引发的必然结果。从最初的对抗模型 GAN,到现在包括 MIDjourney、Stable Diffusion 在内的一系列 AIGC 技术应用,无一不是高度沉淀的技术奇点所产生的效应。”在他看来,人工智能才刚刚开始,未来还存在着极大的可能性,且未来所带来的行业影响不亚于蒸汽机之于工业。

 

 

 

AIGC 技术应用,无一不是高度沉淀的技术奇点所产生的效应

正是看到了这样的颠覆性和性,所以许多数字创意人扑向这条黄金赛道。而刘畅则选择了他的方式——和街舞品牌 Caster 联合打造时尚潮流数字虚拟人,从前期设计、直播互动、自然语言处理、深度学习等领域都借助 AIGC 技术用用,让形象更逼真、交互更智能、场景更多样化。而 AI 直播技术用用,则将会让虚拟人与用户之间的交流更真实、更智能、更人性化。

在过于追涨的市场环境下,始终应保持乐观理性的态度。当一个新技术的“兴奋期”过去之后,才是它真正开始发展的时候——我们能更冷静地去看待这个工具以及认真思考它的种种可能性,使它慢慢地融入进我们的生活中,成为常见的日常之物,甚至在未来五年或十年内改变社会结构。

 

经历了 2022 年如火如荼又偃旗息鼓的元宇宙,现在市场普遍有一种声音,“人们总是高估技术前两年的表现”。

伴随着海外市场 ChatGPT 减持潮的到来,对整个 AI 板块都带来了冲击。一方面是巨大盈利后的套现需求,另一方面是上市公司本身的减持行为,近期整个 AI 板块都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回调。然而,由于产业链节点丰富的标的,产业端巨大的销售量,以及应用端超强的商业模式,AI板块在稍事调整后,依然有很大可能成为类似智能手机和新能源车这样的超级产业。

在 AIGC 行业火爆过程中,除了推出 GhatGPT 的 OpenAI,国际上不断涌现科技巨头,比如Hugging Face,Character.AI 等。国内企业也不断纷纷加码布局 AIGC 赛道,如百度的文心一言,华为的盘古等,虽然国内有了一定的战略储备,但还处在培育摸索期。

对于人工智能的未来发展前景,刘畅表示,单从政策方面看,国家还在不断大力扶持元宇宙、AIGC 相关产业。元宇宙的“偃旗息鼓”,不过是从“最初疯狂”向相对理性发展期过渡。现在的 AIGC 其实还处在人工智能领域的萌芽阶段,AIGC 的突破性发展需要依托硬件开发、算力水平、软件应用等。现在全球各大科技企业都在积极拥抱 AIGC,不断推出相关的技术、平台和应用。所以不能排除在短时间内出现性成果的可能性。

 

 

Multi-ControlNet 辅助角色设计

据 Euphy 张绾洛观察,无论是政策端、科技公司还是高校,全球都在研究 AI,以至于到了一种“眼花缭乱”的状态。从去年火起来的文本生成图像模型,到今年的自然语言模型,我们可以看到技术的迭代速度之快。也正是因为速度之快,看似技术进入了一个瓶颈期,但或许是在等待下一个引爆大家关注的科技突破。我们可能要学会适应每隔几个月的技术突破,千万不要迷失在“乱花”之中。

 

 

 

RUNWAY 视觉经由AI实时生成

 

今年上半年,作为科技界的盛会,第六届世界人工智能大会(WAIC 2023)在上海举办。在开幕式上,特斯拉 CEO 马斯克明确表示已经见到了数字计算能力的爆炸式增长,机器和生物算力之间的差距在进一步的扩大,机器人的计算能力要强得多,未来地球上机器人的数量将会超过人类的数量。这会使人类计入到“后稀缺”时代,富足的时代下不会再有短缺的情况。

 

 

特斯拉 CEO 马斯克明确表示已经见到了数字计算能力的爆炸式增长

从资本视角来看,时尚行业是一个非常适合 AIGC 落地的产业,未来的人工智能一定会通过各种途径来重塑时尚产业。人工智能不仅可以做时尚趋势的预测、AI智能设计,未来还可以为我们提供更多的个性化的用户体验应用场景。正如米塔碳智能科技公司 CEO、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访问学者王彬在 WAIC 2023 现场接受 WWD CHINA 采访时所说,对于 AIGC 行业而言,除了技术布局外,还应思考如何构建技术的产业化长期可持续壁垒,让数据变得更加有效。

 

 

 

米塔碳智能科技公司 CEO、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访问学者王彬

事实上,王彬主导的自研米塔碳产业智慧基础模型(metaC-model)在通用中文语义场景下,处于行业领先水平。而且,该模型在时尚领域的应用——“潮际主设”亮相于 WAIC 2023,这款应用帮助工厂生成高时效性的市场洞察报告以及 AI 产品设计,为企业提高设计效率,提升动销率。

 

 

通过潮际主设图案创新生成

2023 年,宏观层面,提振经济是普遍共识。而关起门来,对每一个企业而言,降本增效是关键词。类似“潮际主设”这样的 AI 赋能工业设计,恰好与企业刚需高度吻合。实际上,AI 最早被应用于时尚行业的分销、库存、潮流预测,但今天已经远不止如此。

一些快时尚品牌从阿里巴巴和亚马逊等科技公司获取客户数据,通过AI算法预测其产品需求和管理库存,从而调整生产和促销节奏,这早已不是新事务或者新模式;众所周知时尚行业是第二大污染源,其中除了生产时需要的化学物质,还有来自于被丢弃的服装中的塑料微颗粒,AI 的智能算法就可以尽量避免大批量生产和囤货导致的过度浪费;时尚趋势的预测也是被市场验证的需求,时尚品牌使用 AI 工具,通过海量数据分析制定商业决策;还有诸如虚拟量尺的工具,让消费者可以买到更合身的衣服,从消费决策端减少退货量。

今天,独立设计师和初创品牌会结合 Midjourney、SD 等热门 AIGC 工具发散想法和进行版面设计。不过版型设计对于 AI 的能力要求又是比较复杂的,既要独一无二的创意,又需要结合自己的品牌风格,这是绝大部分大模型无法做到的,或者说需要设计师不断试错和调教出自己想要的结果。

 

 

悉麓 Shie Lyu 2023 秋冬系列

所以,不论是 Take Five 还是“潮际主设”,拥有技术能力的探索者都在积极拥抱时尚品牌,借时尚的“沃土”孵化技术的应用落地,让 AI 契合设计师的需求,让消费者看见技术的能力。除此,还有一些比较实用的 AI 工具可以帮助初创品牌减少制衣的成本,能够快速看到市场及消费者的反应。这些 AI 工具大大降低了初创品牌的资金要求,甚至只需要一个人就可以完成整个设计、制作、销售、宣传的工作,让年轻的设计师可以更自由地运营自己的品牌。

 

 

面向时尚设计产业的 AIGC 大模型

在 AIGC 时代,创意内容的生产和商业环境的结合是最需要考虑的部分。时装并非一键生成,设计师们通过对于趋势的调研、参考图的选择、文化品味的审美等等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对于AI来说亦是如此。但时尚产业仍然具有无限的魅力和探索空间。当人工智能更加成熟之时,设计师可能会从一体化执行者的身份,转向为叙事和导演的角色。

从元宇宙到人工智能,新的一波全球化进程开始了。不只任何一个国家或者企业的自嗨,而是人类文明共同瞄准的靶心。就像 GPT 最终因为‘Chat’而涌现,科技会因为时尚而真正走向人心深处。WWD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