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我有幸成为了美妆电商NALA的座上宾,参加了活动。当时的氛围很棒,很多国内小有名气的美妆达人和试图通过美妆赚钱的网红都来了。我在现场和他们分享了自己的成名经验,也深受他们的关注和喜爱。

自从2007年发布我的第一个美妆视频后,我的事业版图就越来越大了。目前我所创立的公司和品牌不仅包括Ipsy化妆品订购服务公司、EM美妆品牌、FAWN女性电视频道,还有我的自传书以及基于社交媒体的唱片公司Shift M等等。

我和Pony这样的美妆博主一样,在中国参加活动和粉丝们亲密接触。我向他们介绍了我的化妆品订购服务公司Ipsy,并为他们化妆。不过,现在我商业模式的主要部分不再是教人化妆,而是瞄准更成熟的美妆电商市场。我想进军中国市场,为此我已经连续两年来到中国,并与中国美妆网红进行了亲密接触,试图了解更多来自中国用户的需求。

我特别注重这些网红,把他们视为内容生产者。他们是未来我公司和用户触达的桥梁,并会在我试图在中国构造的美妆商业生态圈中成为重要角色。

我曾在中国拜访过很多次,这是我第三次来到这里。我特别喜欢这里,而我的目标是进军这个给力的中国市场。

涉足多个领域

我在不断拓展自己的事业版图,创立了Shift Music Group唱片公司,发行了很多类型的音乐专辑。同时,我的视频内容也在涉及时尚、个人护理和美妆等领域,成为了网络ICON。

跟我的彩妆启蒙老师米歇尔邂逅,真是太棒了!她真的很nice,还亲自发语音给我鼓励呢!

我在微博上有着超过80万的粉丝,以模仿明星妆容成名。当米歇尔来到杭州的现场时,我以分享房粉丝身份上了台。米歇尔甚至亲自为我化妆,这真的太棒了!

网红经济的爆发让更多潜力美妆网红以意见领袖的身份频繁出现在社交平台上,这也加速了米歇尔来到中国的步伐。我曾多次聚集在一起,与米歇尔近距离交流,她非常真诚地向我们提出建议。她甚至亲自给我发语音鼓励,这太感动了!

这也承续了她在美国Ipsy公司的经营思路。Ipsy在洛杉矶拥有一个新平台,叫做Open Studio,聚集了一万多名美妆内容生产者,他们都可以得到米歇尔一对一的指导。我们可以利用平台提供的工作空间和数码工具制作和编辑美妆资讯,这非常有用。

米歇尔在演讲时发出邀请,劝导在场的网红要与更多的人互动,这将帮助我们进一步成长。

经历,认为网红之间要互相建立联系,成为朋友。她相信网红之间的合作能够帮助影响力不断扩大。

这次来到中国,米歇尔还带着一位新兴的视频网红,她们一同穿着同款的紧身短旗袍,并邀请她上台做自我介绍。米歇尔称这样的互动是网红之间的互帮互助,这种帮助不建立在任何商业利益之上。

在中国的网红产业中,孵化器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最初在服饰类目中崭露头角的网红孵化器与网红强强联合,衔接电商运营和产品供应链,并建立商业分成的绑定。

米歇尔想要进入中国市场,绕不开孵化器。作为美国美妆视频的鼻祖之一,米歇尔也是国内大多孵化器试图争取的网红。在活动现场,来自泰国知名的美妆品牌代表也向米歇尔抛出了合作的橄榄枝。

米歇尔显得谨慎,她分享了一个令她印象深刻的经历,认为在建立关系之前必须评估清楚商业合作是否能够实现互惠互利。

关的品牌和产品进行合作,提供更加开放的空间和机会。

我的数据显示,在美国,87%的80后够买化妆品都是通过社交媒体介绍后才进行购买。我深知,在社交媒体上活跃的网红身后随着大量的粉丝,他们是年轻人心中某一个领域的意见领袖,通过互动,可以直接感染粉丝的生活方式,影响消费决策。

我擅长把自己的商业版图隐藏在女生对美好外表和生活方式的向往中。内容生产者是粉丝兴趣点的所在地,因为这群人的尝试和创新,才会不断吸引更多的人关注。

未来,我试图在中国打造一个由网红、品牌商和消费者构成的美妆生态链。这个生态链在一定意义上充当了孵化器的功能,但我希望它更加开放。这个网红生态链更像是一个社群经济,我并不希望将所有合作都建立在孵化网红本身,而是更倾向于与有关的品牌和产品进行合作,提供更加开放的空间和机会。我会选择和那些具有一定影响力和潜力的网红进行直接合作,并将我在商业版图中建立多年的资源灌输到这个美妆生态链中。至于这个生态链的具体操作方式,我回应道需要回美国和我的团队讨论。

作者 admin